《携手抗疫-英浙留守群》线上讲座 – 武汉经验分享

时间:周二英国时间3月17日晚9:00(北京时间3月18日早上5:00)

嘉宾:社科院研究员杨团教授,介绍对武汉抗疫的心理支持的经验。

英国的生物学专家龚鸿飞博士 (衢州人,英国浙江会的会员),介绍病毒生物学方面

的知识并答疑。

程序:

晚9:00-9:20, 杨团教授介绍对武汉抗疫的心理支持的经验。

晚9:20-10:00, 杨团教授与龚鸿飞博士与大家讨论答疑。

组织者:英国浙江会抗疫工作委员会

 

讲座内容

杨团教授:各位好,现在是北京时间的五点整,也是英国时间的九点钟,非常高兴我们能够用这样一种特殊的方式,在全球抗疫的这个时刻,在我们的这个微信群中见面。我现在呢,就给大家讲一讲,关于在国内,在武汉、在北京抗疫的故事。按照吴会长的要求呢,我讲完以后大家可以提问,但是你们现在遇到任何问题哈都可以写下来,等一会儿呢我讲过以后大家来看。

我是在1月23号的时候,也就是差不多一个月以前,参加到武汉的线上支持抗疫的行列当中的,所以认识了一些来自武汉的朋友。我这里给大家讲的就是我刚刚认识的陌生的,但又是非常熟悉的这些朋友们的故事。你们如果能看到视频的话,你们可以打开我的视频看。头一个故事呢,是武汉青山志愿者的故事。在这个视频里头,有一页是武汉加油,上面有一个小伙子,他叫汪洋。汪洋这两个字大家看了一定很熟悉,马上就会想起我们这个政治局委员也是当过广东省委书记。他这个汪洋的名字和这个广东省委书记也是现在政治局委员的这个名字是一模一样。很有意思的是,18年这个汪洋在青山区做社工的时候呢,习近平到了他们所在的那个地方去考察。结果这个汪洋一介绍他的名字,习主席马上就说:“你这个小社工的名字跟我们政治局的汪洋一样啊。”我会告诉他,武汉有一个跟你同名同姓的人。这个汪洋呢,他在抗疫情的时候,等于是大年三十儿晚上他就开始自己跑到大街上去看有什么需要。那个时候街上空荡荡的。嗯。然后呢,他就在街找到了他的志愿者的伙伴,就从那天开始,他就参加了青山志愿者的突击队,这个突击队一干就是干到现在。你们如果看一下我发给你们的第一个和第二个视频,就会看到,汪洋他是怎么一个人?他就是在前天吧,他流着眼泪在那儿唱:谁是真的英雄?他就是这样啊,从除夕的那天晚上到现在,冒着生命危险,和他的伙伴们一起在大街上奔跑,做过各种各样的志愿者的活动和工作。从这个站岗到给医生做接送的工作,到在方舱里头去送物资,然后又给那个老百姓送各种生活的物资,现在呢,正在一个社区里头带着一批志愿者在工作。他就说他每次都想着我有可能就回不去了,有可能呢,就患病了,但是呢我是一定要坚持到底的啊,他呢自己有这么一句话,他说:“我们湖北是一个英勇不屈、敢于抗争的宝地,楚虽三户,亡秦必楚,从花木兰到黎元洪,从来不乏为国远征、为民请命的英烈,也多有不信邪、不服周的悍民勇士,封城又有何惧,只要人心不散,齐心抗疫,一定会战胜病毒。”就在和他一起的青年突击队里头,有一个小姑娘长得很漂亮叫华雨辰,我把她的照片放在这里她是个95后,是钢花小学一名音乐老师,她也是从大年初一开始就参加了青年突击队,我这里放了几张她参加青年突击队的照片,包括她去看老人的,去搬物资的,还有她对着话筒讲话,这个对着话筒讲话的地方就是在方舱外面,他们对方舱里的病患讲各种知识,给他们也播送一些比较欢快的音乐和故事等等。在这一页武汉加油下面,就是汪洋小伙子下面,有一个女性穿着白大褂,这个人就是汪洋的大姐,汪洋的大姐已经退休了,但是1月23号他的大姐又重新披上战袍,他的大姐是一名医生,虽然退休但坚持要求到一线去。他的二姐是一个街道的社区主任,带着一个社区的人抗疫。所以他们家除了父母老两口在家,他们三个人都在外面一直奋战了差不多两个月,而且他们三个人分住在三个不同地方的,汪洋怕给家里传染在外租房,大姐二姐也都是单独住的,他们三个就用这样的方式在不影响家里人的情况下坚持抗疫。这张图片大家看到有一个人身上有好多的包包,这是一个青山志愿者中的老年志愿者,他在给大家送快递,人人都在为抗疫做工作。

下一页是武汉志愿者吴俊的故事,当中穿着大衣的是吴俊,那是她在当志愿者的时候在街上把守,在北湖这个地方把守,旁边有一页呢是地上结着冰,她在把守北湖的通道。吴俊是一个五十一岁的妇女,她是运动员,已经按照运动队的要求退休了,规定五十岁退休,但是看到武汉封城需要人,就想到我们可以用文化衫纪念这次抗疫,她最后的设计是每个人可以有两副文化衫,一副是干净的穿在身上的,另外一幅是大家可以往上画的,很多大人小孩在文化衫上画上自己的想法,画白衣天使,最后可以留着,一个穿着一个带回家。这个文化衫其实来源于我们国家古老的诗经《无衣》:“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意思是说:谁说你没有衣服呢,我和你同披一个战袍,王现在要兴师打仗了,我把手里的戈矛修理好,我们一起同仇敌忾奔赴战场。

第二个故事是武汉金地太阳城小区自治的故事,你们看中间有一个妇女名叫万晓燕,她是武汉民主党派的委员,做过武汉的政协委员,也是一个教授。她组织他们小区自治,他们小区名叫金地太阳城,是当地的中高档小区,一共有1700多户,5400多人,他们自己筹款把小区业主委员会,小区物业和周围片儿警组织起来,结果他们两个月只有一个病例。一直以来这个小区都是非常服从这个自治委员会的要求的,他们给小区的人送菜送饭,做消杀。还有一个叫做翠谷小区的,这个很短的一个视频就是告诉大家,在小区里的这些工作人员,还有志愿者,他们是怎么做的?这个小区的情况你们从PPT里可以看到。他们是武汉市洪山区关山街阳春社区的金地太阳城小区。现在在武汉这样的小区大概有一半多。同时还有一些没有这么高楼大厦的,是属于老旧小区,但是从管理的系统上也是很严格的。

第三个故事是关于北京的故事。这里有一个年轻人,今年应该是29岁。她是个博士后,专门做计算机的。她带了一支团队叫做夕阳再晨,是一个NGO组织。这个组织20几个人,平均年龄24岁。他们在这次抗疫当中自己设计了街道防疫大脑。这个街道防疫大脑根据他们这个街道的实际情况,把他们所有的社区都按照一定的这种尺度和标准,做了一个横梁和排队,包括这个社区有多少这个人口啊,有没有确诊的疑似的?这个社区的这个状态怎么样?有多少工作人员等等都做了一个排队。你们看到那个上面有一个图,图上有五色的。这个是反映排列的这个社区里头的情况。最困难的情况呢,是属于红区,最好的是绿区。他们这套做出来以后呢。街道的领导呢开会都认为这个做法不错,然后用这样的一个动态的变动的防御情况啊来指导工作。

第四个故事是成都的一个农村。郫都区宝华村啊,我给大家提供的就是郫都区宝华村的两个视频,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这个农村的。因为买不到口罩,所以他们的妇女就自己捐了钱买了布,自己来做口罩。有个视频是讲他们自己怎么做口罩儿的故事。这个村有2000多人,在村委会的领导下,年轻人组织起来还成立了这个抗疫突击队。他们是把口子的,老年人就在家里头帮助大家给大家做饭送水。他们的村委会主任也拿着大喇叭到处喊。这个大喇叭喊的有一段视频我也发给大家了。

第五个故事是关于一个专门支持农民工的NGO组织,叫协作者。他在南京珠海青岛江西北京五地,都有自己的协作者组织。所以这次他们在一起共同互通有无,启动这个农民工的救援行动。我给大家提供的PPT还有小记者播报。这个小记者播报是怎么回事呢?这是关于农民工的孩子的。在当地由这个协作者来组织,招募了当地的大学生做志愿者,然后又和当地的小朋友在一起做在线课堂,来支持培育小朋友做小记者每日播报。

最后一个故事是iWill志愿者全国联合行动的启动,这个启动的时间是1月23号。他们协助武汉和湖北在地的疫志愿者,提供后援智力心理和技术服务。这个后援智力主要是什么呢?主要是三师联动,指的是心理咨询师,医师,还有社工师。大家都是远程的方式来支持武汉。我们从1月23号晚上开始进大群,然后从大群里头又拉出一些有困难的,需要支持的,有症状的人建立小群,然后共同陪伴他们一直走到现在。目前呢,我们的大群呢,基本上都结束了。那么大家看到iWill这样的一个专业志愿者的服务平台,在1月23号到2月29号,合作的组织31家,专业志愿者有1700多人,受益的居民达到了将近两万人。服务的小时有37000多小时。服务的价值,是我们专业志愿者服务的一种计算的方式,社会服务的价值一小时是按照十元钱算的,所以志愿服务的价值是377万。

我们这次抗疫跟以往最大的不同是它是一个完全未知的病毒。有人开玩笑说普通感冒病毒是家养的,流感是每年来串门的,可是新冠病毒是天外飞仙,它的传染性说起来似乎从研究者的角度来看不是呢么高,没有流感高,但是最重要的是一旦基数太大了,在社区的传播风险就大了,就像大洪水一下就形成了堰塞湖,所以我们常说这次让我们看到了两个前线,一个前线就是社区,另外一个前线是医院。如果社区形成大洪水冲到医院来就会势不可挡,所以最重要的是让社区别形成大洪水,做好社区的防控。第二个就是说这个病的隐匿性强,它是无感传播,所以当我们被传播的时候我们不知道它的来源。为什么我们要好好防控勤洗手,关键就是我们不知道遇到谁碰到什么东西最后导致传染。第三就是潜伏期强,潜伏期我们原来说是2到7天,后来出现过二十来天的,甚至30天的。这个潜伏期长就导致很长时间内我们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情况。当然潜伏期长也不见得是最危险,最危险的是它的严重性,叫做多靶点攻击,这个多靶点攻击就是当一旦从轻症转成重症的时候你的呼吸系统,心肝肾等都会受到损伤。但是这个病并不是大家都会转成重症的,从现在来看控制好的地方几乎是可以说90%都是轻症,只有10%转为重者。武汉这个地方是由于社区传播,早期都已经传开了,所以武汉这个地方,它的重症要多很多。可是其他的地方就没有那么多的重症。这个病毒的难题还有一点就是没有特效药,包括试剂和检疫,也不是说能够达到100%的,试剂盒也就是五成左右,所以不能够迷信试剂盒,他是作为最后检测的。最重要的是在这种情况下,要相信自身免疫力才是最有效的。

从武汉抗疫和全国的抗疫看来,这个病是可防可控的。像过去个武汉抗疫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就看到网上讲武汉封城以前就已经有25万人感染了,搞不好呢,要死几万人。但实际上武汉最终确诊的人呢,实际上是差不多不到5万,而且他的死亡人数是2400人。那么当然啦感染的是不只确诊的这个数字的,感染的人是有一批的,但是有相当一些感染的人是自愈的,包括一些疑似感染的人。还有比如上海。当时上海不是属于社区传播,它是属于后来散见病例,还有一些聚集性病例。当时对上海也有一个判断,说这个3000万人按照现在的这种规模来考虑,可能有8万人感染。但是实际上,上海发病的也就是400人。北京的确诊也就是最近涨了一点,前天我看的是421,现在应该涨到430多。也就是说像北京上海这样的大城市,在早期防控好了,最终也没有那么多的感染。当然感染实际上和真正确诊,这里头是有不同的,也就是说,感染的人有相当一些人是有可能自愈的。最重要的,可防可控的重点不只是病毒的可防可控,而是大家心里的恐慌。当大家心里安定了,并且按照指示去防控,我们是可以把病毒控制住的。我们看到小记者播报可以向自己家里邻居播报防疫知识,我们也可以通过日常的预防保护自己和保护别人的。

我给大家的建议是首先加强自身防疫能力,勤洗手是很重要的,戴口罩不是说不重要了,但是勤洗手在国内防疫当中排第一位,戴口罩是第二位的,这是因为大家在外边经常沾染一些地方,而这个病毒保留时间可能在一天以上,一天以上的话这个病毒在这个地方就有可能被碰到,所以勤洗手对消灭病毒来说是第一重要的。我们从2003非典时期就有一句口号:“善待他人就是善待自己,保护自己也是保护他人”。意思就是在病毒面前人人都不能置身事外独善其身,大家都是命运共同体。第三大家要进行锻炼,尤其是肺部锻炼。肺部怎么锻炼呢,大家可以早晨起来可以用手来锤打胸部,你受得了的程度就好,越捶打越健康。另外就是做深呼吸,这个深呼吸是绵长的呼吸。这个深呼吸,把你前面你悬着的一张纸呢呼得它可以微微的飘动起来。那这样你这个气就够绵长了。还有就是要每天都要了解你本地的防控的政策信息,疫情信息。英国的首相鲍里斯提出来说大家要注意啊,病毒在未来的几周会爆发,起码要十周到十四周,我想英国政府对这些是做过研判的。他这样讲是一定是有道理的。

对于组织化自救呢,我提了五点建议,第一个就是华人社团要聚集华人的群体,第二要与使馆密切联系,得到国内的支持。我们知道3月8号外交部对各使馆有明确要求,就是要与华人华侨紧密联系支持大家。支持有多种方式,其中包括就是送中药给大家,所以大家有需求可以向驻英使馆要求。还有就是使馆能帮助大家找到国内组织联动,且华人社团要和当地NGO联动。

 

问答环节

提问1请问杨教授这些战疫故事您是怎么短时间内汇集到的?通过媒体报道,还是通过志愿者、社工群体?

杨教授:我给大家讲讲这个iWill。iWill那是英文翻译过来呢,就是我志愿,我乐意。实际上, 他是一个品牌,还不是叫做组织,他是一个组织化的品牌。早在零三年的时候,这个创始人也是个女性。她在美国的时候,就和很多美国的朋友一起讨论我们要用专业志愿的方式来支持公民,支持公民社会。那么后来就在国外建立了一个专业志愿者的联盟。这个联盟也不是注册的,是一个相对松散的,每个国家都有组织参与。

然后她回国以后呢。就和很多专业志愿者们商量,然后这些专业人士。就一起做了一个叫博能基金会。这个基金会是16年注册,17年的时候就把IWill商标给注册了。这个基金会的200万的人民币,是70位志愿者大家共同凑钱,意思就是说我们要在我们的专业之外,在我们的职业之外,用我们的专门的能力来做对社会有意义的事儿。所以他们,在这个抗疫之前呢,就做了很多次对NGO组织的培训。然后这次抗疫就号召大家都来线上支持武汉,所以有了三师志愿者,也就是社工师心理咨询师还有医师就组织起来。在线上组成小组排班,来陪伴武汉的有困难有需求的人。当时采取的那个方式是在武汉当地的NGO组织联合啊,他们把武汉的居民拉到大群里,然后远程支持的三师志愿者就到这个群里排班。他们遇到过很多种情况,也包括遇到很危险的。有什么样的症状了?然后怎么困难呢?那么就大家一起来帮助支持同事和线下的医院联系,让他呢到医院就诊。就我们的经验,在当这个病发起来的时候,有很多人很慌,不知道怎么办。那我们的医师,在群里头会陪伴他,会告诉他,他的这个情况属于什么情况,不用着急招慌,然后帮他分析。我们的社工志愿者帮他联系各种资源。我们的心理志愿者也帮助他呢来解救他这个心理的这种恐慌的情绪。那么这样的这个陪伴到现在呢已经大为好转了。因为从2月3号开始。武汉提出要做方舱,2月5号晚上开始做,然后到2月11号的时候,应收尽收就达到了应收尽收,应治尽治。

 

提问2请问一下龚博士媒体上说的有大部分是无症状感染者的意思是:大部分人从染病毒到痊愈都没有症状。 还是说前面的潜伏期很长,但是后期还是会有症状?

龚博士: “无症状传染者”此前曾引发学界讨论。上海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指出,轻症和无症状往往没有一条绝对的分界线,因此无症状也可能是非常轻的症状,让患者难以察觉。我想媒体说的无症状新冠肺炎病例,是指他们没有发热、咳嗽和呼吸系统症状,肺部影像学检查也没有发现有病毒性肺炎感染的表现,但是核酸阳性。

至于出现无症状感染者的原因,目前尚无定论。从免疫学角度分析,可能是自身免疫与病毒之间出现的平衡状态,也就是病毒无法占据并摧毁免疫系统,而免疫系统暂时也无法清除病毒,这其中的平衡机制将是下一步研究方向。

 

提问3杨教授, 您对英国的抗疫政策似乎与中国不同, 您如何评价?

杨教授:我是认为英国对政策的把握,有可能能比中国更有效准确一点。原因就是一开始习主席讲这个病毒战是阻击战,在我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就来了,并且社区感染总量很大。实际上我认为国内抗疫在武汉真正有效是2月11,12,13号以后。英国在控制政策上可能有他的考虑,让他的病例不要一下冒出来,而是逐步冒出来,还有也讲到了如果到了封闭这一步,封闭只能一次且不能太长,英国应该有自己的考量。除此之外,英国的社区医疗条件应该是好于中国的。

 

提问4杨教授,在戴口罩上中西方文化和观点上差异很大。我们如何应对这样的困境?

杨教授:带口罩我以为根据情况,因为其实没有人空气好的地方不需要带口罩,英国人少,环境好,但是如果到超市就要带口罩,其实我以为当大家都有意识的时候,关键是家庭要注意,减少外出接触他人,比较安全些。戴口罩儿还有一点是什么呢?就是因为你不知道你自己感染了没有。所以你戴口罩儿不但是预防别人感染你,也是预防你感染给别人,也就我们所说,善待他人,也是善待自己,保护自己也是保护他人的道理。在武汉就有这么一个例子。有一个人是个工程师,被检查出核酸阳性。然后当时医院没有床,所以他就在家里隔离。他有一个老岳母,还有他的老婆孩子,好在还每个人都住一间房。他跟他家里的人接触,全部都是戴口罩,同时用手机跟大家谈话。